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腥之夜

神|魔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腥之夜

桔子笔趣阁 www.jzbqg.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图手中的铁棍高高的举了起来,就要朝下方挥去。只要他的信号一旦发出,二十三万黑骑士,无数的死灵以及罪民大军就会朝着‘铁堡’防线冲锋过去。图冷笑起来:“这是最后的一战吧?他们的东西两端的防线,应该是被我们的人死死的盯住,根本无法支援的,只要我们攻破他们的城堡,大军就可以从三个方向包围他们的残余军队啊。”

    图心里涌起了深深的自豪,除了罪民如许强大的军力外,还有谁能够这样朝着对方防御最强的地方直接攻击呢?这些该死的大陆人类啊,是应该领教一下罪民们的实力了。。。为他们的祖辈的过错赎罪吧,这些该死的大陆人类。图嘴里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嚎叫,引得身侧的万余名战士同时疯狂的吼叫了起来,随后,他的铁棍重重的挥了出去。

    ‘呼’的一声巨响,一道淡红色的弧月形风刃朝着天空激射了出去,远远近近无数的战士、死灵同时发出了古怪的咆哮声,朝着前方的‘铁堡’防线冲杀了过去。图得意的看着潮水一般无穷无尽的大军,大声叫嚷几声后,就要带着自己的直系下属冲锋。

    就这个时候,两声狼狈的叫喊声让图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时,却是一个兽人、一个矮人狼狈的跑了过来,兽人是个满脸惊惶的羊头人,身上的铠甲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满身的皮毛溅满了血迹,看起来无比的凄惨;而那个矮人呢?他们视若生命的长胡须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脸上还带着几个大大的水泡,身上茂密的毛发也都是这里黑一块,那里糊一砣,脚脖子似乎也被扭了一下,跑起来不知道有多狼狈。

    一个兽人,一个矮人,从东西两个方向同时急奔了过来,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后,狼狈的顺势匍匐在了图的脚下。矮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图,图,那些该死的人类,他们引了好多流星从天上摔下来,我们被干掉了好几万族人,差点就被燃烧的森林给全部坑在里面了。。。不过,铸造大神保佑,我们不怕牺牲的从敌人的魔爪中逃了出来,他们想要全歼我们矮人的卑鄙计划是不可能成功的。”

    图被这个矮人那倔强的自尊气得直哆嗦,惨败逃走就是了,还说这么些好听的话干什么?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一大群矮人喝饱了老酒在那里晒太阳,被大陆的魔法师靠近了烧成了焦炭还不知道,真是一群不知道死活的混蛋。图突然想到,如此一来,矮人们如果全部逃回了‘神赐草原’,那么西方的大陆联军就可以抽出手来威胁自己的中部大军啊。

    这时候,不知道死活的羊头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图啊,图,我们大酋长要我们告诉你,那些人全部都是怪物啊。那些东方防线的人类都是怪物,他们的嘴巴会吐火,手上可以放出闪电,他们放个屁,地上都会有地震啊。图大人,不是我们兽人族不努力作战,而是你分配给我们的敌人是在太强大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

    图默然,他身后的罪民将领们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就听得那个羊头人在那里疯狂的吹嘘雷所率领的军队是多么的可怕,每一个士兵都是类似于最强大的魔兽一般的存在,相比之下,图,是的,那个羊头人说:“相比之下,图大人这么厉害的人物,比起他们的士兵来,都是最善良的羊羔呢。”

    图气得一脚踢飞了那个羊头人,嘴里发出了疯狂的吼叫声:“撤退,命令前方的军队撤退,请示冥·德思大人,问问他老人家应该做。我们的盟友都是白痴,我们无法孤军作战。。。他们的一个最普通的士兵都是最厉害的魔兽水平?那么,你告诉我,一个最强的魔兽可以轻松的杀死一百个我们的族人,如果他们有上百万这样的士兵,他们还防守个什么?早就冲过来把我们全部干掉了。”

    图的撤退命令挽救了前方上百万罪民大军中很多人的性命。死灵大军和黑骑士的冲锋海洋中,流出了十条宽达两里的通道,百万罪民大军就是顺着那十条通道冲锋的。听到了图的命令,罪民们飞快的撤了回去,而需要人控制的死灵大军和黑骑士,则是有点反应迟缓的冲进了‘铁堡’防线的魔法陷阱区。

    就在罪民们的身后,无数的火柱冲天而起,并且,那些火柱都是漆黑的。那是达克帝国的黑暗法师们所召唤的黑暗火焰,能够焚烧一切的,甚至是神的身躯的极恶火焰。更有无数青色的雷电从天空中轰鸣着劈了下来,无数的石柱从地上捅了出来。又有彷佛钻石结晶一般的雪片从白色的风暴中卷了起来,朝着那些黑骑士以及死灵军队的身上扑了过去。而魔法陷阱区的后方,二十个万人方队的魔法师正在疯狂的释放着自己的魔力,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力。

    五十万冲在最前方的死灵、九千多名黑骑士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灰烬正面宽达两百里的中端防线上,飘起了无数的灰尘,那是骨粉被冰冷的冰风暴吹起后形成的血肉的屏障。。。

    图在心里长长的吸了一口冷气,突然间,他觉得眼前的那两个该死的家伙是这么的可爱,这样的招人喜欢。他心里发誓:“好了,我以后一定会少吃羊肉的,该死的家伙。”罪民士兵呢?他们看着眼前彷佛地狱一般的一幕,整个身体都软了。他们再强大,也不过是血肉之躯而已,黑骑士那样变态强大的战士都承受不住眼前这些魔法陷阱的威力,自己如果刚才贸然的冲了出去,早就变成一地的骨粉了。

    图干涩的吩咐到:“命令大家后退。。。该死的,他们居然布置了这么多的魔法陷阱,难道他们的魔晶石是用不光的么?。。。天啊,多么富饶的大陆啊,他们居然可以用这样的手段作战。哼哼,兄弟们,想想看吧,这么富饶的大陆,马上就要落入我们的手中了。。。当然,我们需要请示一下冥·德思大人,看看我们应该怎么做。呜,是的,我们需要请示一下,看看应该怎么作。”

    所有的罪民都反应了过来,大陆人类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并不是消极的等着他们来攻击啊。大陆人类,凭借自己无穷尽的资源,布置下了一个罪民难得承受的死亡陷阱。看这种声势,如果罪民大军刚才冲了进去,起码会被干掉三分之一的军力。罪民的额头和背心,不由得冒出了一层的冷汗。大陆人类,实在是太恶毒了。

    罪民大军缓缓的收缩了回去,而天色,也很快就要暗下来了。‘神赐草原’上,因为身体不适而去吸收了两千个俘虏的灵魂的冥·德思,也从自己的睡梦中清醒了过来,舒畅的吐出了一口淡红色的烟气,冥·德思嘴里发出了恐怖的、古怪的笑声。他听到了附近兽人、矮人嘈杂的喧哗声,知道这两个没有什么大脑的部族吃了大苦头,但是他不在乎,他相信自己掌握着一切。

    ‘铁堡’内,杰瑞、洛马特收到了前方的战报,不由得长叹起来:“那些该死的罪民,怎么能突然的后退呢?如果他们冲进来,起码可以干掉他们二十万大军啊。足足用了史马特帝国整个国库藏量的魔晶石布置的魔法陷阱,还没有发挥他应有的威力呢。”杰瑞在叹息,而洛马特则是已经皱着眉头,开始沉思起来。

    夜,月如弯勾。淡薄的月光洒在了黑漆漆的大地上,有虫子在轻声的鸣叫,似乎正在享受着这‘平和’、‘清净’的生活。

    黑漆漆的队伍从图的营地内开了出去,马蹄上缠绕着淡淡的黑色火光,那是黑骑士出动了。剩余的二十二万多黑骑士,全部朝着沙波可防守的西端防线开了过去。他们的后方,两万多名临时赶工召唤出来的幽魂无声无息的飘动着,凭借着魔晶石恢复了魔力的冥族族人驾驭着十八条巨龙,轻轻的飘荡在队伍的上方。五万名精灵族人默默的行进在黑骑士队伍的两侧,他们的腰带里塞满了魔晶石,手上抓着轻巧的强弓,步伐轻巧,根本连那些虫子都没有惊动。

    数百万的死灵军队朝着东端雷所防守的地方开进了,几十万被冥·德思狠狠的训斥了一通的兽人垂头丧气的抓着自己的兵器跟在了后面,拖泥带水的走着,丝毫不顾步伐声已经惊动了狂龙军团的哨兵。而罪民大军呢,他们和矮人一起,操纵着那些魔兽,在‘铁堡’防线的正中间发出了震天的咆哮。矮人们的铁锤、战斧互相的疯狂撞击着,发出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当当’声,一时间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摇晃,彷佛一个巨神正在抓起自己的铁锤,敲击着整个世界。

    沙波可还在和自己的下属回味白天大胜的时候,致命的打击到来了。两万多幽魂发出了死灵魔法,黑雾随着风朝着他的防线荡漾了过去,一个接一个的哨兵倒下了。天空中的巨龙发出了疯狂的咆哮,巨大的魔法光球轰击在了防线的前方,那些魔法陷阱顿时全部被引发,整个天地笼罩在了瑰丽绝伦的光焰之中,大地在轻轻的颤抖着。

    大地在颤抖,除了因为那些魔法陷阱的恐怖威力外,黑骑士也开始了冲击。魔法陷阱威力太强,以至于他们根本无法持久,短短的一顿饭的功夫,价值亿万的魔晶石就变成了垃圾,而魔法陷阱也全部作废,黑骑士疯狂的冲了过去。五万精灵紧跟在黑骑士的身后,细细的长箭,抹上了从尸体内提炼出来的尸毒的长箭雨点一样的射了出去。黑骑士是根本不害怕毒药的,所以,这些箭矢唯一的消受人,就是沙波可下属的士兵了。

    黑骑士军团风一样的卷了过去,一路上,所有的防御工事都被他们破坏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他们的进攻。天空中的巨龙还在疯狂的释放着自己无穷无尽的魔力,在黑骑士军团的前方,一团团巨大的火云腾空而起,伴随着的是无数碎裂的人体和凄厉的惨叫。那些天空中飘荡的巨龙,此刻才真正的回想起了自己生存的时候,那在天空中翱翔,主宰一切生灵的优越感。而身为亡灵龙的悲哀,让这些巨龙的脑海中充满了仇恨的怒火,他们的火气,全部洒在了下方的联军士兵头上。

    因而,龙们所释放出来的魔法越来越强大了,往往一个最基本的火球术,落在地上的火球直径就有上百尺,足以让方圆里许的人整个的被震倒、炸死。而那满天遍野席卷而去的风刃互相纠缠,最后变成了一道道巨大的滔天龙卷,把所经过的一切都变成了细细的颗粒。

    沙波可下属的军队,分别是史马特、瑞特、达克帝国的主力军队,负责给予他们支援的,是赖特帝国的光明剑士团一部。面对黑骑士那疯狂的冲击,身为步兵的光明剑士团反击得很苦,非常的辛苦。每一个光明剑士,都往往要迎接四五个黑骑士的同时刺击,那身披重铠的黑骑士疯狂冲刺的时候,仅仅他们的身体带起的冲击力就有上万斤,更不要说那些黑骑士自己的**力量了。

    一道道沉重的刺击击中了那些光明剑士,他们的兵器渐渐的弯曲了,他们的身体渐渐的被震退了,他们的内脏,也因为不断的沉重打击而受伤了,一丝丝的血迹出现在了他们的嘴角处,每一个光明剑士都是豁出了性命的在疯狂的劈砍着,可是面对这些不怕死,力大无穷的黑骑士,他们的反击并没有太多的效果。

    而且,这里的光明剑士是在太少了,不过五万人而已,他们的主力都放在了‘铁堡’城内。面对二十二万黑骑士的攻击,面对天空巨龙的轰击以及后方精灵族人的骚扰,这些光明剑士一个个的倒下了。

    沙波可在逃窜,身为黄金五阶骑士的他,和一个黑骑士硬碰了一剑的后果是他的剑被击毁,右臂差点就被废掉,而那个黑骑士,不过是被他劈下了一条左手而已。如果是常人,左手从肩膀上被劈下,早就倒在地上挣命了,可是这些黑骑士呢?哪怕是劈下了他们的脑袋,他们还是能够继续作战的啊。

    所以,沙波可只能逃跑。身为‘铁堡’防线西端主帅的他,早就接到了卡林的密令:“沙波可啊,你可是我最重要的手下呢,如果你死了,我可是会伤心的。所以,不要太卖命了,好好的活着回来吧。反正我们现在有龙族的帮助,应该是不会输的,所以,如果碰上你不能抵抗的敌人,就带着我们帝国的法师逃走吧。当然了,你身上要带点伤,然后可以说你昏迷了,被你最忠诚的骑士给救走的嘛。这样的话,我们杀几个无关紧要的小骑士就可以交代过去了,谁叫他们救你的呢?”

    此刻,沙波可忠诚的履行了卡林的密令,他在受伤后,在十几个黑骑士如入无人之境的朝着他冲杀过来的时候,带着自己的亲信亡命的奔跑起来。他身上的伤,可不是卡林所谓的一点点伤,而是真正的差点就让他昏倒过去的重伤,这应该能够交代过去了吧?至于史马特帝国的法师团,本来就是布置在肉搏兵种后方的,随便招呼一声,那些聪明的史马特法师一个个飞了起来,掩护着沙波可朝着后方远远的逃了开去。

    沙波可回头看了一眼满是火光的防线,心里涌起了一阵屈辱,他低声说道:“不是我真的想逃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这些死灵骑士,根本不是我们这点兵力能够对抗的。两个或者三个黄金四阶以上的骑士才能干掉他们,可是我们没有这么多的高级骑士,所以,我们只能逃走啊。”总体来说,沙波可在日常的时候是一个真正的骑士,完全的履行了骑士的守则,可是在面临死亡,那种不可抗拒的死亡威胁到来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彻头彻尾的史马特人,也就是说,他丝毫不觉得临阵逃脱有什么丢脸的地方。

    留在阵地上的联军将领们失去了沙波可的统一指挥,立刻就乱了,各国的军图各自为战,哪怕看到自己的友军军团陷入了包围,但是只要不是自己国家的军队,他们就丝毫不理会的带着自己的士兵仓惶逃走。当日荣耀骑士团追杀六国百万联军几百里,如今,比荣耀骑士团战斗力更加恐怖的黑骑士军团,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对联军士兵展开了同样的屠杀。

    一块乌云突然的遮盖住了天空的月亮,联军士兵们眼前一黑,根本就连路都看不清楚了。他们惊惶的惨叫起来,却不知道,他们的惨叫声勾引来的,正是那些打不死的黑骑士。彷佛死神的镰刀一样,那些黑骑士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有尸体。

    西线防线,在冥·德思的精心布置下,凭借着黑骑士那可怕的战斗力以及亡灵龙、精灵族人的配合,短短的两个小时内就崩溃了。甚至除了光明剑士团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军团作出了像样的抵抗。其中虽然沙波可的逃走是军队乱成一团的主要原因,但是那几个国家的军人无法卖命的死战,是整个防线最后彻底崩溃的主要原因。

    一夜之间,西端防线联军士兵被斩首一百一十余万,除了黑骑士军团没有任何疲惫的迹象,精灵族的人一个个都累趴下了,两条手臂因为不断的开弓射箭,早就失去了知觉,而天空中的巨龙,则是消耗光了那近乎无穷的魔力,只能呆呆的在天空傻飞了。而那些被歼灭的军团指挥官,甚至没有想到需要派遣一个使者去向杰瑞报信。。。

    ‘铁堡’主城,面对前方滔天的响动整个的紧张了起来,无数的士兵冲上了城墙,冲进了自己的防线工事。前面不断的有火光扑近,可是就是不见敌人攻击。士兵们的心理越发的紧张,更加不敢懈怠了。

    杰瑞、洛马特站在城墙上,双目紧紧的扫视着城外远处的动静。除了那地平线上的火光以及喧哗的吵嚷声,没有任何的异动。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杰瑞才有点郁闷的问到:“到底怎么了?他们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们想用疲惫战术么?那是不可能的啊,我们和他们之间隔着魔法陷阱区呢,他们应该知道,这样吵闹,不会给我们太大的影响的。”

    洛马特咬了一下牙齿,低声的呻吟起来:“完蛋了,杰瑞,你记得白天他们报告上来的,那些不死的黑骑士么?恐怕,恐怕他们调动了黑骑士去攻击我们两翼的防线去了。。。你应该明白,在黑夜里,如果荣耀骑士团攻击一个普通军团防守的阵地,那是多么的轻松。。。我想,恐怕。。。”

    杰瑞的脸色狂变,他安慰自己到:“不过,洛马特,不管是雷还是沙波可,他们都不会轻松的丢失阵地吧?哪怕那些黑骑士再厉害,防线也不会有问题的吧?是不是?洛马特,我们的防线布置得不错,这么多的陷阱埋伏,骑兵突击白天还可以,到了晚上,恐怕没有什么威力吧?”

    洛马特低沉的说道:“没错,骑兵突击,到了夜晚是没有什么威力,有组织的长枪兵,可以屠杀夜间突击阵地的骑兵。问题是,那些骑兵不是人怎么办?那些家伙,是被转换的死灵骑士啊,他们的力量,根本不是我们的防线以及普通士兵可以抵挡的。。。雷那边,我并不担心,我们梵特帝国和波布卡特的比斯特帝国的军队,一定会拼命死战的,那些黑骑士不见得能够占了便宜去,可是西边么。。。”

    杰瑞默然,良久,他才有点失神的问道:“那么,洛马特,如果我们现在派遣足以抵挡他们黑骑士的军团过去呢?沙波可,该死的,他毕竟是个史马特人。史马特,没有男人。。。我怎么忘记了这一点呢?不该派沙波可指挥那边的。”

    洛马特苦笑,指点了一下前方的火光,问到:“杰瑞,你现在敢派人过去增援沙波可么?万一你这边的人派出去了,而我们正面的敌人突然进攻怎么办?尤其我们不过是猜测他们会派遣黑骑士进攻两翼的防线,如果他们没有派出那些家伙呢?如果那些家伙过了一阵子就从我们正面攻击呢?。。。我是不敢冒险的。”

    杰瑞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苦笑着摊开了手:“是的,我不敢派人出去,没有任何的信息,贸然的派遣军队那是送死的事情。沙波可。。。哪怕他是一个史马特帝国的懦夫吧,他也应该在自己逃跑之前派人过来送信吧?这可是作为一个将领最基本的守则呢。”

    此刻,两百多里地外的沙波可正在接受自己下属法师的治疗,他低声的嘀咕着:“似乎忘记给‘铁堡’送信了。。。唔,不过无所谓了,那些黑骑士再厉害,也不可能骑着马冲上城墙的。唔,让那几个国家的白痴消耗一点兵力也好,否则,等我们胜利了,最后我们史马特帝国岂不是又要被他们几个国家联兵攻打么?哼哼。。。不过,陛下就这么自信,我们一定可以胜利么?”

    沙波可心里忐忑了一下,最后还是对于卡林的盲目信任压过了一切,他吩咐史马特帝**就地整顿,天明后再作打算了。想来那些黑骑士要杀光西端防线上的那几个国家的军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总要浪费一点时间的,自己这里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吧。

    死灵大军冲击向雷的东端防线的时候,雷正在坑道两侧挖出来的一间泥屋内和比蒙一起喝酒。比蒙的大毛脸已经是变得通红的一片了,却还在拼命的叫嚷着要让雷彻底的趴在地上,前线的禁酒令对于这两位来说,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听到哨兵们发出的警报,雷随手抛开了酒坛子,抓起‘狮心’长剑冲出了房门。后面‘当啷’一声巨响,却是脑袋有点晕呼的比蒙扛着自己的铁棍从门内乱冲出来,把整个门框给撞成了粉碎,狼狈的摔了一跤。正好跑过来的卡鲁布对比蒙加以了无情的嘲笑,一脚踏在了比蒙的屁股上,顺势跳上了坑道外的地堡。

    比蒙气得哼哼了两声,爬起来抓着铁棍发出了一声吼叫:“小子们,抗起你们的兵器,那些不要命的家伙又来了。给老子杀光他们,回去帝都,我请你们喝酒啊。”彷佛一块被投石器投出的巨石一样,比蒙发出了‘呼’的一声,带着一溜儿旋风冲上了天空,落地后根本不理会英格尔的叫唤,带着一票身穿重铠的狂龙士兵朝着前方疾冲而去。

    雷所镇守的阵地上响起了无数的兵器碰撞的声音,士兵们发出了大声的吼叫:“杀,杀,杀,杀光那些该死的混蛋。”无数的火把同时的点亮了,随后随着雷的一声炸吼,火把同时的熄灭掉了,只留下了星星点点昏暗的灯火在阵地上摇曳。明亮和黑暗的明显对比,让雷的防线显得无比的诡异,一种杀戮的气息弥漫在整个阵地上。

    白天对于兽人的追杀,已经让士兵们的士气提升到了顶点,他们相信没有任何人是不能击败的,只要在雷的领导下,他们有信心打倒一切的敌人。士兵们互相鼓励着,在密集的坑道里、在坚厚的土垒后、在坚固的土堡中,他们相互激励着战友的勇气,握紧了自己的兵器,只待自己多杀死一个敌人,争取在自己的胸口,能够别上一枚闪亮的徽章。

    兽人大军看着变得诡异无比的防线,头皮一阵的发麻,白天的悲惨遭遇,早就深深的刻在了他们的心头,这些脑袋没有什么脑浆的家伙却有着一种鄙俗的奸诈,他们看着眼前的亡灵大军,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冷笑:“让这些该死不死的家伙去打头阵吧。哼,要我们去那个魔王以及魔王的士兵手下去送死,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冥·德思大人说什么我们是自己害怕了,其实敌人没有这么强大,那么就让那些亡灵军队去证明,我们并没有说谎呀。”

    士气低落的兽人大军发出了几声有气无力的喊叫,随后就抓着兵器溜到了队伍的最后面,齐齐的坐在了地上,把兵器夹在了大腿中间,两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纯粹一副看好戏的派头。带领死灵大军前进的那些个死灵法师气得浑身直哆嗦,可是他们并不是冥·德思,对于兽人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也只能在心里暗自的诅咒几声,随后就发出了进攻的号令。

    一**的骷髅挥动着自己的兵器朝着前面的阵地冲了过去,后面是整齐的僵尸方队,半腐烂的尸体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磷火,看起来很是吓人。骷髅骨骼摩擦的声响,僵尸**绷紧、放松的声音,合奏出了一首让人头皮发麻的交响曲。死灵的队伍中,还出现了一种数量不大的新鲜兵种,那是骑着白色骷髅马的骷髅骑士,他们也晃悠悠的跟在骷髅海的后面,慢吞吞的举着发霉的长枪冲刺了过去。

    黑色的死灵军队和雷的防线碰撞在了一起,随后满地的骨头‘噼里啪啦’的铺了下去。雷下属的狂龙军团可不是那些胆气虚弱的联军士兵,他们手持锋利的兵器,狠狠的把那些骷髅劈成了碎片,又或者是拿着沉重的斧头、锤子,把那些死灵整个的砸扁在了地上。士兵们嘴里喊叫起了雄壮的战号,那些死灵则是几乎是没有什么反抗力量的被劈散了。

    死灵不屈不挠的朝着前方冲击,狠狠的冲击。他们没有死亡的概念,他们根本就已经是死亡的存在了。生物最害怕的东西,正是他们所不害怕的。凭借数目上的绝对优势,他们像是一块钢板一样,缓缓的,坚定的朝着雷的防线前进,不断的前进。雷的防线则彷佛是一头装备了金刚石牙齿的怪兽,狠狠的把这块钢板最前面的部分咬成了碎片,任凭那些垃圾一样的碎片倒在了地上。

    骷髅骑士晃悠悠的冲进,他们的长枪刺了出去,可是狂龙士兵们干净利落的把他们的长枪劈开,随后几个人虎狼一样的冲了上去,拆掉了他们坐下骨马的身体,把这些看起来神气万分的骑士拉下马,砸成了碎片。

    更有更加强壮的狂龙士兵,他们单手抓住了一个倒霉的骷髅兵的脊椎,把他们抓着兵器的手砍下后,整个的举了起来,得意洋洋的把那轻巧的骷髅架子,那不断挣扎扭动、摩擦牙齿的骷髅架子在自己的手上晃动着。这些士兵得意啊,能够这样大胆的玩弄这些让普通人无比惧怕的东西,他们真是太得意了。如果现场有无数的美女观摩就太好了,可惜的是,这里就一群大老爷们呢。

    那些混杂在死灵队伍中的亡灵法师脸上露出了阴险的奸笑,他们的手举了起来,他们的骨杖上散发出了绿色的荧光。虽然亡灵法师的数目不多,在驯服那十几条亡灵龙后不过还有五百多人,但是他们是整个亡灵法师群体中最厉害的一批。那些骷髅架子上突然的闪出了绿色的雾气,那是剧毒的水雾,那些抓着骷髅兵炫耀自己勇力的狂龙士兵,立刻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挣扎一阵后,就变成了一具绿色的尸体。

    又有骨杖晃动了起来,那些倒地的尸体剧烈的膨胀,随后炸成了满天的肉酱,满天的绿色的肉酱。巨大的爆炸力能够杀伤附近的三十多个士兵,而那些不过是受伤的士兵呢,全部又被剧毒给毒毙当场。士兵们的队列中骚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平息了下来,由手持巨大铁盾的重步兵接替了这些士兵的阵地,这些浑身都笼罩在厚重铁甲中的重步兵,才不介意那些士兵炸成什么样子呢。

    亡灵法师们无计可施了,他们只能眨巴着鬼火一样的眼睛,命令死灵大军憋足了力气朝前面进攻,进攻,再进攻。他们的首领蛞珀斯阴森的笑着:“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们,哼哼,死灵大军最恐怖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数量啊。”他的手挥动了起来,一具具方才被毒死的士兵尸体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加入了死灵大军的行列。

    狂龙战士此刻才真正开始有点慌乱了,他们可以毫不留情的对最可怕的敌人下手,但是对于刚才还是自己战友的兄弟,他们实在。。。

    雷很敏锐的发现了士兵的犹豫,他彷佛一团龙卷风一样的冲了过去,一剑劈开了十几具绿色的僵尸,他咆哮着:“兄弟们,打起精神来。不要让牺牲的兄弟变得不值得,他们本来应该安详的休息,然后升入天堂的。可是这些可恶的敌人打扰了他们的安眠,所以,让我们消灭这些敌人,同时,让我们的兄弟重新回到那永恒的长眠中去。”

    雷所谓的让那些战士回到长眠中去,就是用自己的长剑劈下那些僵尸的脑袋和四肢,让他们再也爬不起来。

    看到雷的榜样,士兵们的勇气狂涨,他们发出了大声的吼叫,面对着面前的非人怪物挥动起了自己的兵器。后面,英格尔一声令下,法师们释放出了巨大的火球,高温的火焰温柔的席卷了那些死灵的身体,把他们化为了干净的灰尘。火焰所过之处,死灵的队伍中就出现了一块块的空白,但是那些死灵的数量实在太多了,空白处几乎是立刻就被填满了。

    钢板继续的朝前涌动,而那金刚石的牙齿,却因为不断的摩擦而变得松动了,变得锋锐不再了。雷命令五个师团的士兵接替了上去,顶替了那些因为不断的挥动着自己的手臂而变得无力的战士。士兵们退了下来,随后立刻坐倒在了坑道内无法爬起来了。一次、两次。。。一百次。。。两百次的劈砍都是容易的,但是要你拿着几十斤的沉重兵器挥动一千下,两千下,三千下的话,你能么?

    死灵兵团的恐怖就在这里,他们不断的进攻,你只能不断的挥动自己的手臂,当你累得无法动弹的时候,彷佛蚂蚁群一样的死灵就会冲上来把你撕扯成碎片。一个精锐的战士可以连续的杀死十五到二十个死灵,那是很轻松的,到了二十到五十个,他们的身体和精神就会麻木,超过五十个,他们只能向后撤退了。

    雷皱紧了眉头,看着眼前那汪洋大海一样无穷无尽的死灵,开始考虑是否要求预备的两个军团抽调精锐前来顶着。让自己手下最强大的战士劈骷髅?这样太浪费了一些,那些预备队的家伙,技战术也许没有什么,但是起码体能都是不错的吧?

    雷考虑了良久,刚要下达命令的时候,死灵军团撤退了,因为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在黑夜里没有凭借死灵兵团的恐怖模样冲破敌人的防守,那么到了白天,似乎效果也不大,而且,冥·德思也传来了命令,要求他们退却,那么,死灵法师们自然是一边诅咒那该死的兽人,一边带着自己的军队退后了。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在雷的阵地前方,超过一百万的死灵军队倒下了,而雷的队伍也损失一万多人,很多是因为实在累趴下了,结果被践踏而死的。甚至阵地后方的法师队伍,也有很多人耗尽了体力和精神,看到死灵队伍撤退后,立刻就滑倒在了地上。不过,不管怎么说,雷的军团取得了一个辉煌的战果。

    而杰瑞和洛马特的心里,则是沉重到了极点。不仅仅是他们,整个‘铁堡’的将领心里都沉甸甸的。天亮后,他们突然看到,西线的防线已经整个的崩溃了,在自己的西侧往来游走的,是无数的黑骑士以及幽魂。随着‘啪啪’的**爆裂声,随着那些冥族人的手不断的挥动,一具具僵尸、骷髅缓缓的站了起来。在雷阵地前受到损失的死灵军队,在西方得到了补充,数目更胜以前。。。

    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