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低俗肉文女炮灰 > 第67章 胜利大逃亡

低俗肉文女炮灰 第67章 胜利大逃亡

桔子笔趣阁 www.jzbqg.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有人陪聊,乐少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悲愤了。

    给夏晶圆大概地总结了一下他们现在的处境。

    首先,乐少是穿越来的,他现在的身份,是东海龙神赤铸的独生爱子赤小豆殿下。而且,赤小豆据称还是近亲结婚生下来的弱智,从小到大都傻兮兮的。

    后来东海遭到东瀛军入侵,龙神赤铸为保卫家园战死沙场。

    龙神的世代家臣带着豆殿下一路逃亡,最后发现,四海基本都已沦陷,连九州大陆也眼看不保,他们决定一死殉海,死前,他们不能坐视豆殿下被贼寇俘虏,逼着他兵解。刚兵解完,乐少就被塞进这具残破的兵身里。

    夏晶圆听完,羡慕地说:“好好喔,你还记得你以前是谁。”

    乐少问夏晶圆:“你完全不记得你是谁吗?连名字都不记得吗?”

    夏晶圆想了一想,有点小雀跃道:“也不算吧,我知道自己叫夏晶圆。还有我是小公主吖!”

    乐少闻言嘀咕一声:“好现代的名字。”

    夏晶圆又问乐少:“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呀?”

    乐少闻言又开始悲愤:“抓去做炮灰!!很多龙为了保卫家园,都身受重伤,东海官方居然要求他们自行兵解,然后变成兵器继续服役。逃逸人员都会被一网打尽,然后强行送去战场。尼玛兵身被毁,就是彻底挂了。有很多龙想死进轮回的好吗?这帮人太孙子了,简直丧心病狂。”

    夏晶圆闻言觉得好怕怕,她有些担心的说:“我不想死。”

    乐少转头看一圈船舱里那些傻不愣登的兵器龙,他们对生死好像都已经不在乎了,也不知是不是兵解后智商骤降的结果,看来看去,只有夏晶圆还算正常,虽然夏晶圆看起来也很傻,还有一颗没救的少女心,但是莫名其妙穿到这个世界,被强加一身‘任务’,要找一个能理解他悲伤的人真的很难,他不自觉地对这个呆妹产生了亲近感。

    抱着不想死的念头,二人开始商量起怎么当逃兵了。

    这一天海上风平浪静,负责送兵器的公务人员们很厚道的把船舱里快发霉的龙兵器们放出来吹风晒太阳。

    大部分兵器都像猴子一样三五成群,互相清洁梳理。

    甲板上的公务人员也难得清闲的擦洗甲板和晒网,他们都穿着深灰色的制服,背后一个圈,里面印着黑呼呼的大字,有些是‘兵’,有些是‘勇’。

    夏晶圆不解二者差别,遂询问乐少。

    在她看来,乐少上懂天文下懂地理,中间还懂这个世界的各种规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智慧之神。

    但是这一次的问题,乐少还真说不上来。

    一个在收绳索的年轻公务人员听见了夏晶圆的问题,嘿嘿一笑,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 ‘兵’是有编制的,‘勇’是合同工。”

    他的皮肤黝黑发亮,显然饱受风吹日晒。但是却比他们这些皮肤苍白的龙兵器看起来更富青春活力。

    夏晶圆听完后点点头,乐少却喷了:“哇靠,这样也行。”

    那个年轻的公务人员见此索性也和他们一样,坐在甲板上盘起腿道:“我叫墨卓,你们呢?”

    夏晶圆天真无邪地道:“我是夏晶圆,他是赤小豆。”

    因为赤小豆天生就是弱智,赤铸为了避免儿子受到别人恶意中伤,一向都保护的很严密,外人并不知道殿下的全名是赤小豆。所以墨卓并不知道赤小豆就是东海曾经的太子殿下。

    他和夏晶圆握完手,感慨道:“你的兵身很特别啊,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兵解后可以变成战盾的呢。”

    夏晶圆听见自己这么特殊,觉得很开心:“那当然咯,小公主可是独一无二的。”

    旁边的乐少闻言痛心道:“你还能更傻一点吗?盾牌都是挡刀挡枪的,打起仗来第一个死。”

    “啊……”

    夏晶圆愣住,她还没想到呢。

    墨卓撑着下巴对乐少说:“兵解后像你这么聪明的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呢。”

    ……

    几个年轻人很快就成为了好盆友。

    料到今后的命运,墨卓这么说道:“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啦,现在情况有所好转,据线报称,东瀛军侵占九州大陆的行动没有那么顺利,他们的领袖朝歌在中原一战后患上怪病,现在东瀛军方寸大乱。过一阵子会有更详细的线报,如果朝歌不是在耍诈装病的话,那么等东瀛军被九州王师击退回来后,东海在集结兵力迎头痛击,夺回主权的概率非常大……”

    墨卓话音才落,不远处一个大叔年纪的龙刀大声赞同道:“没错!我泱泱九州,岂是这些倭人可以染指的!他们迟早要自取灭亡!钓鱼岛是东海的!!!!!!小泽铃是大家的!!”

    夏晶圆想起他就是前天在船舱里唱十丨八丨摸的大叔。看着他口水飞溅的激动模样,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

    墨卓也有些唏嘘:“其实他们都曾经是东海叱咤风云的人物,为了保卫家园,英勇赴死。看见他们失去记忆,变成现在这样,真的很难受。”

    “战争什么时候能结束呢?是不是只要打败他们,我们就可以回家啦?”

    夏晶圆问墨卓。

    墨卓道:“我也不知道呢,而且……”

    他有点同情地看了一眼夏晶圆,继续道:“而且你记得你的家在哪里吗?你的家人呢?他们还在吗?”

    “啊……”

    圆圆又愣住了。

    见此,墨卓忽然说:“不过没关系。你可以来我家住,反正我们都是黑鳞,五百年前是一家哇。”

    小公主点头如捣蒜,却被乐少讽刺了:“女孩子随随便便住进别人家里会被人说三道四的好吗,而且战争一旦拉开序幕,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呢!我们都是炮灰,炮灰是什么你懂吗?”

    夏公主有点不相信这么残酷的事实,她向墨卓投去询问的目光。

    对方不自在的撇开头,怎么都不肯开口说话,只是说,每一条龙龙都有保卫家园的义务。不管是兵器,还是活龙,只要战争打响,他们都要英勇地用血肉铸成一条抵御外敌的长城。

    乐少对此嗤之以鼻:“打什么仗,无聊不无聊。你们这是在阻碍历史的发展,旧的政权被新的取而代之再正常也没有,如果可以选择,我是不会心甘情愿上战场的。”

    夏晶圆听得懵里懵懂。

    墨卓虽然不赞成乐少的观点,却也没有激烈反驳,也许他也觉得战争并不是一件好事。

    到了晚上,他们被关回船舱里,透过四英寸的小窗,才看的见一点星光。

    生不由己啊。

    大概一个多月后,前线忽然传来一个消息,原来东瀛军首领朝歌在中原一战中是真的莫名患上恶疾,发展到后期,几乎没有神志清醒的时候。

    东海派遣的卧底得以成功策反。

    现在敌军高层政见不合,自乱阵脚。

    东瀛军陆军在中原几场关键性战役均已惨败告终,而原计划和陆军会和的海军,也在幽州满蒙被击退的溃不成军。

    如果想存活下去,东瀛军势必向九州魔军伸出橄榄枝,而魔军明显是不愿和东瀛军瓜分九州大陆的,因为多年之前,魔族和人类订过休战契约,虽然是伽蓝之墟和太虚幻境的高层洽谈后的结果,但是作为魔族,信守承诺这点素质墨军还是有的。

    所以九州魔军最多把东海让还给他们。

    所以现在东瀛军高层正面临两难抉择,鹰派决定负隅顽抗,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和平派决定撤回东海,稳中求发展。

    两派分歧越来越大,演变出一场恶斗,和平派最终占了上风,东瀛军内部现在大洗牌。

    他们给首领朝歌安上一个野心家的残暴罪名,把自己洗白成为了爱与和平的正义之师,重返东海,并悬赏通缉在逃战犯朝歌的人头。

    接到线报的东海龙族,要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给予东瀛军最后的致命一击。让他们彻底消失在九州。

    也即是说,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

    这天晚上,乐少拉着夏晶圆悄悄说:“再不走我们就都要死在这里了,趁今晚月黑风高,我们逃吧。”

    夏晶圆眼睛睁的大大的:“怎么逃哇?”

    乐少说:“在船上挖个洞钻出去。”

    两人说的时候,没留心头顶暗了一片,乐少以为是油灯被风吹的明明灭灭,抬头才发现愤青龙刀大叔正附身下来听他们悄悄话。

    二人见此,双双愣住。

    大叔见此,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废物!!!年纪轻轻就贪生怕死!!!还想在船上挖个洞逃出去!!!你们摸着自己的左胸,说说看自己还算东海的龙族吗?!!孬种……”

    此言一出,船舱里开始炸开锅。

    一个龙锯忽然高声说:“我可以给船舱锯一个洞,谁来帮忙拉锯?!!”

    众人先愣了一秒,然后争先恐后扑上去握住他的锯柄,拼命的拉起锯来。动作之粗鲁,惹得龙锯连连哀嚎——温柔一点好吗?人家快不行了!!

    一时间,整个船舱只剩下男子嘿咻嘿咻的喘息声,以及激烈的摩擦声。

    愤青龙刀大叔急的跳脚,却阻止不了众人的狂热。

    很快,船舱壁被锯开一个大洞,众兵器鱼贯而出。

    兵解后,大家不再有龙身,只有兵身和人形法身,兵身会沉入水底,人形法身游泳速度又很慢,一旦公务人员发现船舱漏水,很快就会拿网来捉拿他们!

    危急关头,一个巨大无比的龙冲门木对大家说,快爬到我身上来!!

    众兵器纷纷爬上这根巨硕的浮木,拿着宽大的龙刀龙剑当桨划,另一些诸如龙柳叶刀,双节棍三节棍,或是九节鞭之类,则一头抓紧浮木的身躯,尾部化身螺旋桨,飞速的旋转起来增加动力。

    战盾圆也积极出力,立在浮木上cosplay风帆。

    在众龙齐心协力之下,他们竟然成功逃亡了。

    作者有话要说:节选自《九州野史——东海篇》玄青列传 第八节丶伤往事

    《九州野史》作者系吹箫人,还是那句老话,稗官野史不可尽信,一切请以正史为准。

    墨娟娟那件事对玄青的影响很大。

    他一度消沉,失去了对生活的热爱。

    玄青的父母很快发现儿子有点不大对头,连忙积极了解原因,这才发现儿子居然患上罕见的疾病。

    夫妻俩见不得儿子日渐消沉,就商量着要亲自出马给儿子说一门亲事。

    真正门当户对的就只有红鳞和黑鳞两个家族,红鳞族是他们黑鳞族多年的老对头,要是听说他们儿子玄青同鳞色不育,别说嫁女儿,搞不好还要敲锣打鼓奔走相告。黑鳞是肯定怀不上了,娶了也白娶。

    从怀孕成功率的角度看,肯定是鳞色差别越大,怀孕几率越高。

    找白鳞看似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实际上……

    怎么说呢?在动物世界里,白色的种群总是不受待见的,它们十有八丨九不是健康的变种,而是白化病患者。

    白龙也不例外,反正从开天以来,大海里还没有出现过完全健康的白龙,基本都是些畏光的白化病患者。虽然老军医在积极的研究配丨种方案,想在未来三百年内通过优生优育培育出健康的白龙,但是他们估计是等不到了。

    再看绿鳞。

    算了,不要看了,这颜色丑的太离谱了。

    黄鳞就像挖了几百年地球的农民。

    蓝鳞,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有性格缺陷,他们像蓝猫一样爱问为什么。尼玛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娶了这样的媳妇回家,肯定整天不得安宁。

    花鳞,什么叫花鳞呢?

    花鳞就是不同鳞色的龙杂丨交出来,颜色斑驳的龙,他们一生不羁放纵爱基友,基本上没有异性恋,儿子娶一条花龙戴绿帽是迟早的事。最虐心的是,将来儿子和异鳞色女龙生下的孩子也逃不出同性恋宿命,然而眼下,他们只要儿子开心就已足够。至于孙子,还是留给以后儿子自己操心吧。

    经过一通排除,他们发现只有紫鳞是最合适的选择。

    不仅鳞色美艳,而且他们是仅次于红鳞和黑鳞的贵族,和他们家族算是门当户对。

    于是龙神玄寒就带着老婆,拉了绵延十几海里的聘礼,来到居住东海以西的紫鳞萧家。

    老萧有个年方二八的闺女萧朵朵,正和自己的儿子年龄相当,而且这个女孩子长得很长很漂亮,所谓自古美人爱少年,他们两夫妻有自信萧家一定会同意这门亲事。

    老萧是个很看的开的人,他虽然不希望未来外孙是个同性恋,但是性取向是每条龙龙的自由,不应该受到歧视。

    所以他觉得这门亲事非常靠谱。

    首先四海战神亲自上门提亲是一个很有面子的事,而且玄青贤侄早年就已经声明远播,是目前的东海第一高手,下一任战神的大热门,虽然这个‘第一高手’多少有亲爹放水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的实力依旧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玄青贤侄性格很开朗大度,自家那个公主病的闺女就应该找这样一个愿意包容她坏脾气的夫君。

    总之这门亲事就这样愉快的定下了。

    老萧决定在女儿十六岁生日宴会的时候,当着宾客的面宣布这桩婚事。

    玄青听完父母的喜讯后,开始紧张起来。

    整个东海都知道萧朵朵的公主病有多严重。

    他好怕朵朵会看不上他。

    所以,未来的那段时间,玄青就满东海的找珠蚌,专挑那些体态丰腴的少妇珠蚌下手,不经过人家同意就强硬地掰开人家的蚌(大)壳(腿),把罪恶的手伸进人家身体最幼嫩的一块肉丨缝中,毫不怜惜地抠啊抠,挖的人家惨(娇)叫(喘)连连。

    把人家最珍贵的珠珠从紧窄的小洞里挖出来,如果不尺寸不合适,就又塞回人家的肉丨缝里。

    (吹箫人你够了!不要把历史书写成黄色小说!)

    总之挖够了十六颗又大又圆的明珠,要送给她当生日礼物。

    六月初八,玄青怀着忐忑又期盼的心情,跟着父母一起参加了这次生日宴会。

    萧朵朵当天穿着粉红色的泡泡裙,全身上下挂满闪亮亮的宝石,灿烂的像天上的星星,然而宝石的光辉也比不上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像紫色水晶一样纯净透亮,多看一眼都会深深的陷进这汪秋波之中。

    玄青的心砰砰跳起来,他走到人家面前,把一直背在身后的礼盒拿出来递给萧朵朵,红着脸说:“朵朵,祝你生日快乐。”

    萧朵朵乜了他一眼,难得好心情地没有开口讽刺他黑不溜秋,只是哼了一声接过礼盒。正打算拆开看,旁边突如其来涌来一大波男龙,嗷嗷叫着朵朵生日快乐,各种往萧朵朵手里塞礼物。

    玄青很快被挤出视线外。他其实可以把这些男龙一个一个扔出去,但是他不想在未婚妻面前这么粗鲁无礼。

    宴会高丨潮时,老萧敲了敲酒杯,清清嗓子道:“感谢各位来宾参加小女十六岁成人礼,此时此刻,我想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那就是,我决定把小女许配给四海战神玄寒的独生爱子玄青贤侄,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一时间,两个人成了宴会上万众瞩目的焦点。

    玄青是开心的,他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他那位被众龙簇拥着的未婚妻,嗷嗷嗷嗷嗷嗷要结婚了有木有。

    萧朵朵却呆滞在原地,别人怎么摇都摇不醒。

    玄青忽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传说中,萧朵朵公主病发作的前兆就是这样暴风雨前的宁静。

    下一个瞬间,萧朵朵忽然尖叫起来,分贝之高,整个大厅的高脚玻璃杯都被震碎,连屋顶都抖动起来,落下簌簌的灰。

    “我宁愿跳黄浦江淹死也不要跟他结婚桑个黑不黑花不花的小赤佬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嗷——”

    萧朵朵的抵死不从,对玄青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大家都说,战神玄青就是自那天起变得冷漠无情的。

    只有少数人知道,在这位英勇战神的内心深处,其实从来没有放弃过爱。

    暮春三月,玄青满十八岁成年了。五月十六,四海联合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战神争霸赛拉开了序幕。

    上任战神玄寒在本届比赛中高调弃赛,所以,此次夺冠的大热门就剩下东海的赤铸和玄青,北溟的拓跋胤,还有南海的李嘉荣。

    玄青是不担心比赛结果的的,他从十四岁起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是未来四海战神。

    虽然没有做成东海龙神,但是他清楚其实他一点也不比赤铸差。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不比赤铸差,那怎么赤铸做了龙神,你还是个无业游龙呢?

    这里有一个悲伤的原因,原来龙神赤铸从三岁起因为脸白和嘴甜成为东海妇女之友。而非常不凑巧的是,东海龙族委员会的长老席位里,女龙比男龙多一位。

    (对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拙作《九州野史——东海篇》,‘赤铸本纪’里找到更多内容。么么哒!)

    所以从小到大,每逢有什么选班长啊,选大队长啊,一路到后面选龙神,赤铸都靠关键性的一票压他一头,他不爽了十八年,这次四海战神争霸赛,他一定要以压倒性优势赢过赤铸!方消心头恶气!

    然而玄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低估了赤铸逗比的程度。
猜您还喜欢看